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今天是:
·邱启雄主任获湖北省优秀律师 ·邱启雄主任荣立三等功 ·邱启雄主任连任湖北省湖南商会副会长 ·市律协领导到我所视察 ·大别山革命老区红色行 ·我所邱启雄主任获聘湖北省演艺集团常年法律顾问
 
 
保险公司如何在诉讼中突出重围
时间:2011/12/14 点击:2041
      从交强险实施到新的《保险法》生效,保险公司诉讼案件与日俱增,尤其是产险公司,交强险赔付争议几乎全部是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在保险诉讼案件审理中,保险公司在诉讼中往往处于一种弱势地位,法官似乎倾向于受害人或者投保人,保险公司十打九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保险公司经常败诉呢?那么保险公司又该如何在诉讼中突围呢?笔者试图通过本文来解读保险公司在诉讼中的不利情形以及如何应对之问题。
        一、保险公司在市场交易中的强势地位,决定了法律对其权利必须做出一些限制和特别要求,这种不利之设定,使得保险公司在诉讼中比较被动。
      保险公司销售的是一种比较复杂、格式化的保险产品,消费者对其不了解,对其产品一旦选择只能接受,一般不能通过协议方式对双方权利义务再作调整,消费者在合同订立时处于弱势地位。故《保险法》对保险合同效力、保险公司的责任免除等内容做了特别的规定和要求:
      1、《保险法》第十七条特别要求保险公司对格式保险条款的免责条款必须附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否则该条款不生效。
      2、保险条款若有免除自己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加重对方义务之情形的,该条款为无效。(见《保险法》第十九条)
      3、若对保险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通常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见《保险法》第三十条)
      上述三条法律规定,可分别简称为:明确说明义务、格式条款无效、不利解释三规定。三规定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是三大纪律,秋毫不能犯,对于投保人而言则是三大保障,保障权利之实现。保险诉讼中,三规定运用颇多,因该三规定导致保险公司败诉的案件占了保险公司败诉案件的绝大多数。再加上,保险公司在现实生活中口碑较差,使得部分法院先入为主,扩大化地滥用上述三规定,使得保险公司败诉案件较多。
        二、那么,保险公司面对如此不利局面,该如何突围,又如何反败为胜呢?
     (一)、打铁先得自身硬,保险公司一定要先按法律规定履行自己应尽的合同义务。
      1、保险公司一定要按《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规范地对责任免除条款履行明确说明义务。
      目前在产险公司中因保险公司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而导致案件败诉的占相当大的比例,而寿险公司因对投保过程有严格要求,投保单均由投保人签字,故寿险公司该类纠纷产生较少。在保险合同中,因被保险人未履行相关义务而被免责的情形居多,如车辆保险中驾驶证已过有效期,车辆未按期年检等情形均属于免责范围。但若因涉案保险投保单未经投保人签字,保险公司因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而致免责条款无效,最终导致败诉。要想杜绝该类“冤”案的发生,必须按法律规范、全面地履行明确说明义务。
      2、保险条款之规定应力求公平。
      笔者曾经看到某保险条款(该条款现已被废弃)如此约定:若投保人在保险事故发生后两个月内未提交保险索赔资料,视同放弃索赔。该条款不仅显失公平,而且违背了《保险法》关于索赔时效之规定,一旦涉讼必然会被认定无效。还有机动车辆保险条款中的超载条款,以前的条款规定若车辆超载发生事故可予拒赔,后来该条款则调整为若超载增加免赔率,而不是完全拒赔,因为原条款设定确有失公平之嫌,超载和事故发生并不一定有因果关系,但的确会增加标的车辆的危险性,故设定免赔率比较公平、合理。
      从以上两个例子可以看出,保险条款在设置时,应从法律上平衡保险人和投保人之利益,若一味精算保险人的成本和利益,对投保人或被保险有失公平,保险人败诉则不可避免。
      3、保险条款及特别约定应清楚无误,避免歧义产生。
保险公司在设计保险条款时,不要怕麻烦,只要涉及到有歧义的语句,一定要做出释义。寿险公司的保险合同,甚至比一本杂志还要厚,内容很多,这实际上是对投保人权利的一种尊重。保险条款必须详尽,如财产综合险中对“暴雨”的释义,有些保险条款未对其界定,有些保险条款则将其准确界定为气象术语中的“暴雨”概念,即在一定时间段达到一定的降雨量方为“暴雨”,那么发生此类事故则不会因为对“暴雨”的理解有歧义而产生诉讼。
      保险公司还需注意,保险条款是一种格式化的通用条款,故在设计时是经过反复论证的,若增加了条款之外的特别约定内容,此时仍然需要斟酌后再定。如某意外保险单特别约定“高空作业”造成的责任事故不承担保险责任,而行业规范中仅有“高处作业”规范,本次事故因无法确定“高空作业”之高度而被判败诉,如果在投保时是按照行业规范确定为“高处作业”不承担保险责任,本案拒赔则会无争议。
     (二)、内部管控应做到诉讼意志统一、流程规范。
      1、诉讼意志的统一就是上下一心、内外统一。
      诉讼代理人和公司领导意见的统一并非难事,部门之间意志的统一却往往存在一些障碍,如核赔部和核损部之间,法务部与理赔部之间。要解决该障碍,就是部门之间必须有一个主旨:以公司利益为重,部门利益为轻。这样各部门间就有了协调的基础,诉讼意见应当以诉讼代理一线部门如法务部意见为主,诉讼相关部如理赔部门等意见为辅,两部门意见融合后专业的决策意见才是正确的意见。
      2、流程的规范应当以法律为参考,内部规章制度与法律相冲突的则应予调整。
      流程的规范包括报立案的登记上报、证据材料的收集与举证、调解意见的请示、判决的执行、协助执行的配合等等。这些流程的制定必须是在合法的范围内。如某些公司在法院裁决书生效后,要求被保险人提供这样或那样的索赔材料,既然裁决书已经生效,保险公司必须按判决书执行,超越判决书之外强加给被保险人的义务,被保险人可以拒绝,一旦被保险人申请执行,执行费用则由保险公司承担。
      (三)、做好诉讼的细节工作,重视与法院密切沟通,不要有意拖延案件处理时限,把握调解机会。
      谈到诉讼的细节工作,第一是证据的全面收集:车险中的交强险应诉,大家搞得多了,非核心证据往往忽略,而有些案件则恰恰是从非核心证据找到突破口的,从而反败为胜,做诉讼没有小事,一定要把基础工作做好。第二是诉讼每一个环节的具体把握。保险诉讼案件应把握好几个环节:1、举证环节,该环节包括了鉴定环节。2、辩论环节。3、调解环节。
      上述诉讼细节以及诉讼的各个环节,除了自身的应诉工作要做足之外,和法院的密切沟通是分不开的,法院的部分法官可能在审理保险诉讼案件中对保险公司存在一些不好的成见,但在审理过程中却是给了保险公司充分说理的机会,作为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应把握好自己的发言机会,法庭调查、辩论、调解以及与法官的电话沟通,都是说服对方当事人、说服法官的好机会,说服是个艰难的过程,多次多方位的说服努力,一定会对诉讼的结果有影响。例如,某保险公司不慎缺席了案件审理,此时法院有权缺席裁决,但保险公司可从不利于解决纠纷、不利于判决执行等方面与法院沟通要求再次开庭,最后该案重新开庭,这就是沟通的效果。
      经过沟通阶段,法官若还是不能接受保险公司的观点该怎么办呢?笔者的观点那就是不到拿到裁决的那一刻决不放弃,如果败诉程序上还有上诉以及申请再审的权利。但切忌要注意一点,不要有意拖延时间,拖延时间不仅无助于纠纷的解决,而且容易激化矛盾,法官将会对保险公司形成一种不利的看法,这种看法会形成或者影响他的裁决意见。
      在法官的印象中,似乎很多保险公司不愿意接受调解,那么保险公司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调解呢?笔者认为有两点原因,第一,对胜诉仍抱有希望;第二,怕在公司内承担因调解引起的不当言论。那么保险公司该怎样才能接受调解呢?把握案件裁判的准确走向,必须在确信无胜诉希望时可以调解,另外必须是调解能够有效减损,保险公司应当建立一项科学的诉讼减损考核制度,符合该制度的为规范调解,否则可不予调解。在产险的交强险诉讼中,很多案件是可以调解的,因为法官在计算受害人赔偿金额时,在法律的范围内是多倾向于受害人的,如果在赔偿金额上能有效减损,完全可以接受调解。
      以上是笔者代理保险公司在诉讼中的一些总结和思考,笔者认为虽然代理保险公司在应诉中确实存在一些障碍或者不利,但诉讼的成败关键仍在于自己,外因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笔者相信,只要保险公司自己不放弃努力,法律仍将是公正的,该胜诉的则一定会胜诉!


                                             湖北高驰律师事务所贺春波律师
                                                   二0一0年八月八日
 
 
 
 
      参考法律条文:
    《保险法》 第十七条 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第十九条 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中的下列条款无效:

  (一)免除保险人依法应承担的义务或者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

  (二)排除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依法享有的权利的。

      第三十条 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友情链接 政府部门 公司机构
中国保险网
法制日报-法制网
网站备案系统
Copyright @ 2009-2010 湖北高驰律师事务所,All Rights Reserved